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
文艺撷英
首页 / 企业文化 / 文艺撷英
我是陕北人
作者:刘永强    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27日     点击量:446    分享到:

“刚到陕北,‘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,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’并没看到,只有漫天黄沙和绵绵几十里的堵车,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,整整走了四个多小时,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晕车,下车后,空气中弥散的粉尘和烟煤让我呼吸都有些困难,陌生的环境,饮食也不习惯,第二天就病倒了,可在周边找了一圈,连一个正规的诊所都没遇到,那一刻,失落感和挫败感笼罩着我。”这是我的一个女同事对陕北的最初印象。

生活总要继续,不习惯总会慢慢变习惯。好强的她咬着牙给自己打气:“没问题,我可以的!”。刚到之时,变电所还在建设期间,到处散落着材料、工器具。没有办法只能跟着工人师傅们一块干,“女子,拿一哈扳手”,“师傅你说什么?我没听懂”,“师傅,我帮你安装这个保护模块”随着和工人师傅越来越熟悉,她的动手能力也是突飞猛进,原来需要双手拿的扳手,现在单手便可操作自如。就这样,她开始了柠条塔牵引变电所的“征程”。

工作的事情逐渐步入正轨,上班处理故障也已经得心应手,周边的环境也日新月异,越来越好。她又迎来了人生最大的问题:“婚姻”,每次回家,家里人都逼着她去相亲。

“孩子,女孩子有个好的归宿比什么都强,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了?我们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你去陕北工作。

“爸妈,其实那边也挺好的,我承认条件不如我们关中这边,可这只是暂时的,国家西部大开发,陕北又是国家能源化工基地,将来肯定是国家的发展重点,”

“你说的都对!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呢?”

“我找个陕北的!哈哈哈”

时间都在不经意间流逝,身边的很多同事都调回了公司。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扑在所内工作中。已然变成了一名女汉子,累了席地而坐,饿了陕北干烙夹馍也能吃两个。

五年后,她结婚了,嫁给了一个憨厚的陕北小伙。父母起初不太愿意,可她的一番话让她们最终答应了婚事。“五年了,我已经适应了这里,公司发展蒸蒸日上,运量每创新高,待遇也越来越高,而且这里能真正发挥我的专业特长,这里的人踏实、勤奋,我相信我们两个会把日子过得很精彩。将来我们还要接你们过来享福呢。”

如今,单位集资房已经成功入住,她们真正有了自己的一片“天地”,忙碌一天后也有了踏实的“港湾”。孩子的降临更是让她喜上眉梢,每天上班都是笑眯眯的。”你不累吗?干活像打了鸡血,你不能歇一会吗?”“没事,你们歇着,我知道你们很照顾我,看我是女的,又有孩子,重活累活不让我干,继电保护试验、查找资料这些我在行,就让我来。”其实她不仅重活累活干,技术上也是一把好手。什么疑难杂症到她手里都可以迎刃而解。其实这也是必然的结果:数年如一日的热爱着本职工作,尽心尽力完成着检修工作,她的技术怎么可能不高呢?

时光,改变了一个人的妆颜,却没有改变她始终向上的心。她扎根到了陕北这片沙漠中,生根发芽,将来必将长出参天大树。随着国家战略的不断优化,更多的有志女青年也会加入陕北的建设中,在不久的将来,这片沙漠定会变成绿洲。